国足世界排名从上届12强赛至今暴跌20位不职业成为一大毒瘤

  李铁带队也好,李霄鹏执教也罢,让人感觉国足的实力,距离“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目标是越来越远。

  中国女足也有着自己的梦想——“何时能捧得女足世界杯冠军、奥运会冠军奖杯?”

  上世纪90年代,中国女足姑娘夺得过1996年奥运会、1999年女足世界杯两个世界亚军,但被媒体和球迷调侃为“千年老二”,原因是遭实力强劲的美国女足力压一头。固然,作为曾经的世界女足劲旅和亚洲女足“大姐大”,中国女足是今不如昔,但是,水庆霞上任后,亿万球迷在今年亚洲杯上仿佛又看到昔日“铿锵玫瑰”的风采。

  “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这句口号,对中国男足来说,确实不容易。除1988年奥运会和2002年世界杯这两次大赛外,中国国家队、国奥队与世界杯和奥运会决赛圈基本无缘。

  众所周知,中国男足曾进军1988年汉城奥运会。当时奥运会男足比赛与世界杯一样,没有年龄限制,都是成年国家队。当时,中国队在1987年奥运会东亚区预选赛主场不敌日本队,客场凭借着柳海光的头球、唐尧东的远射2:0击败了日本队,时隔40年重返奥运会赛场,之后的中国男足再次进军奥运会,是2008北京奥运会以东道主身份。

  还有20年前的2002年韩日世界杯。2001年塞尔维亚籍“神奇教练”米卢蒂诺维奇率领中国队在亚洲区十强赛上连续击败了阿联酋、阿曼、乌兹别克斯坦、卡塔尔队提前2轮出线,首次入围世界杯决赛圈,那一届世界杯的东道主是韩国队、日本队,那时候的中国队实力是亚洲一流,以当时中国男足的表现,距第2次进军世界杯似乎很近,是一步之遥。

  大家知道,2022年世界杯有32支参赛队,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第三阶段是12强赛;4年后的2026年世界杯,则会有48支参赛队,届时亚洲区预选赛赛或改为18强赛。

  之前的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12强赛,中国男足是在法国人佩兰、 本土教练高洪波和意大利名帅里皮接续努力下完成,“只差一分打附加赛”;再往前的2014年世预赛小组赛即遭淘汰;1989年世预赛亚洲区是六强赛,中国队后防线失误,导致连续两场“黑色三分钟”,输给阿联酋和卡塔尔,“只差一步到罗马”;2004年10月世预赛亚洲区小组赛,国足因进球数少一个被科威特淘汰;2008年世预赛(小组赛即遭淘汰)同样折戟。

  1997年世预赛亚洲区十强赛,让人记忆犹新的是国足先赢后输,2比4惨败给伊朗,那个叫马达维基亚的右后卫,打爆中国队左路,这就是“金州之败”。而“黑色三分钟”变成“黑色五分钟”,等等,那时候,中国男足称得上是亚洲一流,毕竟我们的“苦主”多是韩国、日本、卡塔尔、伊朗、伊拉克,等等。

  中国男足实力不稳定,尤其是在一些重要时间点,经常会输掉一些莫名其妙的比赛,输给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对手。

  比如,1990年北京亚运会1/4决赛是国庆夜,结果,中国队0比1不敌泰国队遭淘汰,无缘4强;1993年世预赛小组赛输给鱼腩球队也门,小组未能出线日,国足历史上最低排名竟然在100名之外,是世界第109位,亚洲排名13位;2013年6月15日,国足1-5惨败泰国青年队,创造了在面对亚足联球队时单场失球最高纪录,国足时任主教练是世界名帅西班牙人卡马乔;法国人佩兰下课则是因世预赛主客场连续被中国香港队0比0逼平,命悬一线不敌泰国队,意大利教练卡纳瓦罗主动放弃男足主教练职位。

  本土教练高洪波、李铁、李霄鹏执教过程异常艰难,因为国足又多了一些“苦主”,比如,叙利亚、越南和阿曼。“李太守”麾下的中国队1-3惨败越南队,时间定格在2022年春节正月大年初一夜。

  倘若给国足的实力水平进行重新定位,估计是亚洲三流球队,毕竟亚洲足坛有46个队伍,其中像伊朗、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沙特或被看作第一档球队;卡塔尔、阿联酋、伊拉克、阿曼应该上第二档球队;而中国队属于第三档球队范畴。

  其实,中国男足也有过光辉时刻。意大利名帅“银狐”里皮执教,2017年3月23日,在2018年世界杯亚洲区12强赛主场1-0击败韩国队,彻底终结了“恐韩症”;2017年2017年9月5日,中国队12强赛最后一役2-1战胜卡塔尔;10月16日,在国际足联10月份国家队排名中,中国男足世界排名升至第57位,亚洲排名超越了韩国队、沙特队升至亚洲第4位;但是,中国国家队2022年3月份打完12强赛,世界排名是77位,亚洲排名掉到第10位。

  国家队比赛不给力,反映出来的问题是国脚们的实力不具备竞争力,同样这也是俱乐部成绩和实力下降的结果。其问题根源归结起来还是不职业所致。

  这两年遭国际足联处罚的中超、中甲俱乐部并不少,涉及的问题届多为欠薪,有的是欠洋教练的工资和奖金,有的是欠外援的年薪;而足协管理层的规则尺度往往也是前后不一,执行起来标准不一,同样给俱乐部的违规提供了弹性空间。

  中超、中甲俱乐部在执行中国足协相关规定时,是选择性执行,而足协在征收俱乐部外援调节费时,有媒体表示也是选择性执行;问题的关键在于有俱乐部遭到所谓的不公平、不公正,以退赛相威胁时,往往能得到妥善解决。比如,引援调节费,有的俱乐部全额缴纳,有的俱乐部则根本不缴。

  有媒体爆料,前申花助教迈克尔-亨克接受采访时表示,当他向主教练建议加大训练强度时,中方教练员总说不可能,因为球员们不习惯这样做;必须吃好、睡好,不允许有过多的训练量。而亨克曾是名帅希斯菲尔德的助教,帮球队拿到过7个德甲冠军、3个德国杯冠军和两个欧冠冠军,目前担任德甲比勒菲尔德俱乐部助教,其在申花工作时间是2018年1—12月,时任中方教练员即是现任主帅吴金贵。

  还是上海申花俱乐部,牵涉到的棘手问题是收到了国际足联的处罚通知——“在全球范围内被禁止注册新球员”,这与前申花主帅弗洛雷斯“被下课”有关,而弗帅将俱乐部告到了国际足联,国际足联和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已裁决申花支付工资、违约金和利息以及国际足联罚款,近1300万欧元(约1亿元人民币)。

  曾被中国足协和球迷寄予厚望的潜在归化对象卡尔德克离开深圳回巴西了,原因是俱乐部欠薪。据说欠薪五个月后,卡尔德克与俱乐部终止合同,并计划向国际足联提起诉讼要剩余薪水。卡尔德克经纪人说:“深圳队承诺会补发薪水,但却从未兑现。我们发现他们给所有球员都补发了工资,唯独卡尔德克例外,这也是他离队的直接原因。”

  其实,中国足球的问题归根起来还是不职业,急功近利所致,很多时候,一些打基础、利长远的事情,不能够长期坚持下来,而足协出台的一些政策规定,脱离中国足球现状和实际,完全不匹配;对于俱乐部的引外援,聘教练,其中有没有猫腻呢?

  事实上,中国男足应该继续坚持“三从一大”训练原则,即指训练过程中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坚持大运动量训练。另外,像12分钟跑、折返跑等,以及当年徐根宝教练主动提出的“抢逼围和接传转”并不过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